□ 本报记者  罗莎莎  □ 本报通讯员 吴劲松 施蓓蓓  一到暑假,如何让回归的“神兽们”少玩游戏成为不少家长头疼的问题

0 Comments

  □ 本报记者  罗莎莎

  □ 本报通讯员 吴劲松 施蓓蓓

  一到暑假,如何让回归的“神兽们”少玩游戏成为不少家长头疼的问题

  □ 本报记者  罗莎莎

  □ 本报通讯员 吴劲松 施蓓蓓

  一到暑假,如何让回归的“神兽们”少玩游戏成为不少家长头疼的问题。为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,2021年国家出台了堪称“史上最严”的未成年人防沉迷管理规定,相关游戏运营企业也从技术层面设置了“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”(以下简称“防沉迷系统”)。

  但一些不法分子无视“防沉迷系统”,通过非法手段,大肆向未成年人租售网络游戏账号,并提供代刷人脸认证等“一条龙”服务从中非法牟利,形成了面向未成年人的网络游戏黑灰“产业链”。

  在“净网2022”专项行动中,江苏省泰州市公安局海陵分局历经4个多月缜密侦查,成功摧毁了一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团伙,抓获田某、刘某、刘某某、邓某和崔某5名犯罪嫌疑人。

  网上租售游戏账号有蹊跷

  2021年9月底,海陵分局网安大队联合城南派出所侦查人员在日常工作中发现,有人在网络上打“广告”,公然租售网络游戏账号。很快,泰州当地人李某进入警方视线。

  “网络游戏账号一般都需要绑定公民个人身份信息,既然要在网上租售,说明李某手中至少掌握了一定数量的游戏账号和公民个人身份信息。”海陵分局网安大队民警徐广军说。

  警方在李某家中将其抓获。经查,尽管李某手上掌握着一些游戏账号和公民个人身份信息,但据其交代是从别人手上花钱租售,是个二道贩子。“李某购买后再转手租售,从中赚取差价,他背后肯定隐藏着一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犯罪团伙。”徐广军说。

  为实现全链条打击,警方以李某为线索,寻线追击。经查,该团伙通过网络勾连,分工明确。其中,通过非法手段获取公民个人信息,并利用公民个人信息大肆注册网络游戏账号,有的通过非法手段获取公民身份照片,有的利用技术制作人脸动态视频,提供刷脸认证,避开了行业监管。

  最终,历经4个多月缜密侦查,警方辗转江苏、江西、浙江、重庆等地,查清了该犯罪团伙的脉络。侦查人员先后在重庆等地将田某、刘某、刘某某、邓某、崔某5名犯罪嫌疑人抓获,查获作案电脑5台、手机20部。

  犯罪嫌疑人多为“00后”

  经审讯,田某等犯罪嫌疑人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警方查明,该团伙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内先后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200余万条、非法获利50余万元。

  2021年8月30日,“史上最严”的防沉迷政策实施后,在规定限制的时间段外,被认证为未成年人的玩家均无法玩游戏,这一政策却让田某等人发现了“商机”。

  经查,犯罪嫌疑人田某等人大多为“00后”。他们当中多数人本身就是网络游戏资深玩家。其中,现年18岁的刘某还系某职业技术学院的在校学生。该团伙由田某和刘某负责通过网络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,后发送至刘某某和邓某处,由邓某将居民身份证照片信息交由下线崔某制作动态人脸视频。随后,该团伙再大量注册游戏账号进行租售、代刷脸认证,从中牟利。

  据警方介绍,该团伙根据游戏难易程度,以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的价格出售网络游戏账号或以每小时2元到20元不等的价格出租。而租买账号的,大部分都是受“防沉迷系统”限制无法随意打游戏的未成年人。

  严打源头监管仍需完善

  正是像该团伙这样的行为,让未成年人使用租买的游戏账号,可以不受限制地玩网络游戏,导致“防沉迷系统”形同虚设。无疑,就热衷于玩网络游戏的未成年人而言,这是一个庞大的“市场”。

  办案民警介绍,此类案件涉及黑灰产业范围广,各类犯罪链条交织,证据核查难度大。这类案件一般情况下,犯罪嫌疑人之间会使用较为隐蔽的交流方式,以逃避监管,公安机关难以第一时间掌握线索,给侦查带来一定难度。

  其次,犯罪嫌疑人所掌握公民个人信息数据都是在反复租售,过手速度快,如何理清这些线索十分困难。同时,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、制作动态人脸识别视频等黑灰产业链以“满足市场需求”层出不穷,屡打不止,如何进一步打深打透需要更多合力。

  “租售游戏账号给未成年人使用牟利的行为,严重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安全,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。公安机关除了要从源头上持续实施严厉打击外,相关行业主管部门和游戏运营商还要从多层面进一步完善监管措施,决不能给违法犯罪嫌疑人以任何可乘之机。”徐广军说。

  目前,田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,已被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,违法行为人李某被依法裁决行政处罚,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。

【编辑:房家梁】